• 智能问答繁体

    一切为了孩子 ——武汉市儿童福利院疫情防控工作纪实

    2020-03-12 09:10 武汉市民政局
    • 15840166794131451821215

          近50天的封闭运行,原本360多人三班倒完成的服务,现在全靠24小时在院在岗的190人完成,虽然辛苦,却一丝不苟;313名孤弃儿童得到了比往常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呵护,员工与孩子全部安然无恙。

  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是大考,处于疫情最严重地区的武汉市儿童福利院,交出了这样一份沉甸甸的答卷。

    守牢第一关御“毒”于院门之外

    早上8点多,一辆金杯面包车缓缓停在武汉市儿童福利院的大门外。司机把满满一车物资逐一搬下车,放在大门口。

    尿不湿、奶粉、糖果、食用油、蔬菜、水果、鸡蛋、肉类……隔着电动拉栅门,福利院物资供应科科长陈丽华仔细清点着物资数量。核对准确后,运输车和人员驶离,而物资则留在大门口静静地通风放置了半个小时。之后,陈丽华和同事们用84消毒液和紫外线灯对物资分类进行了消杀。再通风半小时后,他们才把物资搬进院内。

    在封院至今的近50天里,这样繁琐、严格的消杀工作,陈丽华和同事们不知重复了多少次。即使是在抗“疫”形势逐渐明朗的当下,他们仍然丝毫不敢马虎。因为,为了御“毒”于院门之外,他们守着全院疫情防控的重要一关。

    而在他们身后,医疗、护理、教务、后勤……每一关的工作人员都在有条不紊地接续战斗。

    为了保证孩子们的日常医护服务质量不因人手减少而“打折扣”,工作人员付出了比平时更多的汗水,拼尽全力守护313名本就孱弱的孤弃儿童。截至目前,武汉市儿童福利院在院儿童无一例感染,全体在岗职工无一例感染。

    分区管控防范输入性传播风险

    “儿童福利院是孤弃儿童集中生活的场所,一旦发生疫情,后果不堪设想。所以,在疫情防控一开始,我们就特别注意防范病毒输入性传播风险,绝对不能马虎。”福利院相关负责人介绍。

    所以,封闭管理必须跟进严格的分区管理。尤其在封院之初,在岗职工是否携带病毒、是否在潜伏期,是最大隐患。严格分区管控,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有效方法。

    为此,福利院从一开始就在总体封院基础上,进一步采取了封楼、封层、封班、封人员行动范围等严格的分区管控措施:首先是在每栋楼都设置“三区两通道”,即准备区、过渡区(更衣区)、隔离区,医护人员专用通道、物资隔离消毒保障通道;其次是楼内每一层都分开管理,职工不相互走动,吃住在各自楼层或班级;最后是送饭、消杀、垃圾清运、物资运输等环节,严格按照规定时间和路线行动,最大限度地避免人员和物品交叉出入。

    “假如出现病毒感染,通过分区管控,我们可以确保其他区域、其他楼层不受影响,把疫情控制在最小范围内。”福利院医生张春娇告诉记者。

    福利院安全度过疫情初期风险后,从日用物资流入环节严控输入性传播风险,成为防控重点。

    生活物资不仅进院需要经过严格的程序,进院之后的流程同样严谨。福利院组建院内物资搬运队,专门负责物资进院后的搬运、消毒、再搬运工作。比如食材被搬运进院后,在指定区域进行二次消杀,之后搬运队员更换防护装备,再把食材搬进食堂,由厨师烧制。饭菜做好后分餐装盒,专门的送餐人员负责送到各楼。待送餐人员走后,医疗、护理人员再把饭菜取至生活区,发给班组人员和孩子。

    一栋楼一个儿科只为一个孩子

    7岁的康康(化名)是313名孤弃儿童中的一个。他患有地中海贫血,每个月都必须去医院输血治疗,一旦耽搁就可能导致继发性感染、心力衰竭,危及生命。

    疫情来了,福利院封了,康康怎么输血治疗?如何做到既保障全院儿童安全又保障康康按时就医?如何确保康康外出时免受病毒感染?福利院的对策,让记者想到——不惜代价!

    紧邻福利院,有一家幼儿园,受疫情影响处于放假状态。福利院上报个案解决方案后,在武昌区政府协调下,临时征用了幼儿园的两栋楼,分别作为院外第一过渡隔离区和应急处置安置区,用于解决康康外出就医难题。

    护士马文艳以前就负责康康的外出就医,在此关键时刻更是义不容辞,一对一地照顾起康康的生活。两人“独享”了幼儿园的一整栋楼。在整个疫情防控期间,两人都居住在此以便就医,不再回院。

    “2月2日是我们在疫情期间第一次去湖北省中医院输血。”马文艳回忆着。

    早上7点,她检查了一遍背包,确认康康的病历、喝的水、吃的零食、看的小人书等,全都带齐了。随后,先后给康康和自己穿好防护服。8点左右出门前,马文艳又检查了一下孩子的口罩和护目镜是否佩戴妥当。

    其实从幼儿园到医院只有短短的500米,但在当时疫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,却让马文艳时刻都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。输血过程中,为了保证康康的体力,马文艳给他垫了些小零食。孩子又吃又玩,心情很不错。倒是马文艳,直到下午2点返回幼儿园时,已经7个小时滴水未进,就怕在医院脱防护服而把病毒带回来。“跟孩子的安全比,这些都是小事。”马文艳说。

    本以为给康康看病的事就此解决了,但是让人猝不及防的情况再次出现。由于疫情影响和前线人手紧张,武汉大部分医院在2月上旬陆续关闭了儿科,湖北省中医院也不例外。儿科关闭了,但康康不能不输血啊!

    2月28日,福利院相关负责人在向王晓东省长汇报完防疫工作后,请求协调医院为康康输血。次日,好消息传来:湖北省中医院为康康专门重开了儿科!医院全力支持配合,建立绿色通道,并从前线调回儿科医护人员,保证康康顺利输血。

    “只为一个孩子、只开一天的儿科,估计只有我们有了,真是太感谢了!”马文艳说。

    孩子们的笑容特别“治愈”人心

    特教老师丁晓安自1月19日进驻福利院以来,连续工作了将近60天。他与两名护理人员搭班,承担了原本需要8个人协同完成的工作——照顾20多个男孩子的吃喝拉撒、生活起居。他也经历了孩子们在疫情期间的情绪变化。

    “不少孩子有残疾,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没有概念。最初看见我们戴着护目镜、口罩,穿着防护服,他们很好奇,摸摸护目镜、碰碰防护服,也认不得人。”丁晓安告诉记者,“但只要听见 ‘爸爸妈妈’熟悉的声音,他们便立刻报以最温暖的微笑,不停求抱抱。”

    一个大人在家困50多天都待不住,更何况是孩子。“听说不能出去玩,有的就把手一背,小嘴噘得能挂油瓶。你唤他,他就‘哼’一声跑了。”丁晓安笑着说。

    孩子无法出去玩,就在阳光好的时候带他们在阳台上晒晒太阳,下雪了就在阳台上看雪景……“孩子们要求不多,做个游戏、发块糖果,都能开心大半天,小脾气立刻就没了。”丁晓安说。

    特教老师刘玲莉负责的女生班里,也有两个孩子在闹小脾气。美美和丽丽(化名)在普校上学,但因为眼下封闭在老楼,没有网络和设备,所以无法上网课。“孩子挺好强,生怕自己落下课业,特别着急,眼泪噗噗地掉。”刘玲莉说。

    福利院得知这一情况后,立刻安排了工作人员牵网线,还协调了两台平板电脑,全力保障孩子复课。“孩子高兴,我也跟着开心。心情好,感觉免疫力都提高了。”

    “别说孩子闹脾气了,封院之初,我唯恐科室内有个万一,唯恐自己没想细致,压力特别大,禁不住也会发脾气。”说到这些,张春娇声音都有些哽咽了,但立刻又笑着说,“好在同事们对我很包容。而且,孩子们的笑容特别‘治愈’,只要看到孩子们高兴,我们再坏的情绪也能烟消云散。我们是在保护孩子,但其实啊,这些孩子又何尝不是在保护我们呢。”

    “相互理解、相互宽容、相互支持,正是我们这个集体应对疫情的软实力。制度再周全、措施再细致,也需要人来完成。很庆幸,我们拥有这样一群阳光、可爱、敬业,舍小家为大家的儿福人。”福利院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  来源:《中国社会报》2020年3月12日

    附件:

   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

     已阅 0  打印   关闭 
    ag亚游集团官网官方网站